每天我都无数次地提醒我自己,我的内心和外在的生活,都是建立在其他活着的和死去的人的劳动的基础上的。我必须竭尽全力,像我曾经得到和正在得到的那样,做出同样的贡献。 可是今天终于找到了,原来是爱因斯坦的座右铭. 10f8465e450  

下面是从人人网看到的

从爱因斯坦的座右铭谈起 戴世强教授

爱因斯坦是大众崇拜的偶像,在科技界尤其如此。人们对他的学术成就和人生阅历经常津津乐道。但是很少有人细想过:为什么他有这样大的成就?我很想与大家一起思考这一问题。今天就从他的座右铭谈起。 近日重读杨建邺教授所著的《爱因斯坦传:窥见上帝秘密的人》,从该书的后记中再次读到爱因斯坦的座右铭,在此与大家分享有关的故事。 先录下这一座右铭的原文: A hundred times every day I remind myself that my inner and outer life are based on the labors of other men, living and dead and that I must exert myself in order to give in the same measure as I have received and am still receiving. Albert Einstein 下面是钱宁院士的译文: 每天我都无数次地提醒我自己,我的内心和外在的生活,都是建立在其他活着的和死去的人的劳动的基础上的。我必须竭尽全力,像我曾经得到和正在得到的那样,做出同样的贡献。 许良英等人在《爱因斯坦文集》(中文版)中给出的译文如下: 我每天上百次地提醒自己:我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都依靠着别人(包括活着的人和已经死去的人)的劳动,我必须尽力以同样的分量来报偿我所领受了的和至今还在领受着的东西。 杨建邺教授在《爱因斯坦传》的后记里追述了这样的故事: 他的姨父钱宁先生(1922-1986)在美国留学时师从爱因斯坦的长子汉斯•爱因斯坦(Hans Einstein,1904-1973),曾是小爱因斯坦最得意的研究生(钱先生留美期间在高速非均匀泥沙输运动力学方面有突出的工作)。当钱宁决定回国时,小爱因斯坦把他父亲写的一封亲笔信赠送给了钱宁,钱宁珍藏了十几年,可惜在“文革”抄家时不知所终。1973年,汉斯•爱因斯坦的夫人以老爱因斯坦的座右铭相赠,钱宁在《老爱因斯坦教授的座右铭》这一回忆文章中述及此事,照录于下: “我在美国柏克莱加州大学追随小爱因斯坦教授从事河流泥沙问题的研究,前后达七年之久。他的父亲老爱因斯坦是世界驰名的物理学家。1955年我从美国归来,临行前夕,向小爱因斯坦道别,他取出他父亲手写的家书,对我说,他父亲生前给家人写信不多,特捡出一封送我留作纪念。遗憾的是这份老爱因斯坦的手迹在文化大革命动乱中失落了。 我和小爱因斯坦分手以后,即未见过面。1973年他获准和一些美国著名水利专家组团来华访问,不幸行期在即,他却因脑溢血遽尔去世。老爱因斯坦生前曾把他的一张座右铭送给他的儿子。小爱因斯坦逝世后,他的夫人复制了一份寄给我,作为对亡人的遗念。下面是这张座右铭的译文(略)。 …… 寥寥数语,充分展示了一位科学家的虚怀若谷的伟大胸襟和对人类的强烈的责任感。” 钱宁先生一语中的! 阿尔波特•爱因斯坦的这一座右铭出自他的文章《我的世界观》。文中他说: “要 追究一个人自己或一切生物生存的意义或目的,从客观的观点看来,我总是觉得是愚蠢可笑的。可是每个人都有一定的理想,这种理想决定着他的努力和判断的方 向。就在这个意义上,我从来不把安逸和快乐看作生活目的本身——这种伦理基础,我叫它猪栏的理想。照亮我的道路,并且不断地给我新的勇气去愉快地正视生活 的理想,是善、美和真。要是没有志同道合者之间的亲切感情,要不是全神贯注于客观世界——那个在艺术和科学工作领域里永远达不到的对象,那么在我看来,生 活就会是空虚的。人们所努力追求的庸俗的目标——财产、虚荣、奢侈的生活——我总觉得都是可鄙的。” 老爱因斯坦说得何等地好啊!每个科学工作者(包括我自己)都应该反复吟诵、理解这些话。理解了这些话,你就走近了他的精神世界,就会恍然大悟:这位科学伟人缘何有这样辉煌的业绩! 谨以这一警世的座右铭作为我的关于爱因斯坦的系列博文的开篇。 参考资料 [1] 杨建邺,爱因斯坦传:窥见上帝秘密的人,海南出版社,2003。 [2] 爱因斯坦,A,爱因斯坦文集,许良英等编译,商务印书馆,1976。 写于2011年5月17日晨